烽火漢陽城

2020-03-18 09:22:44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王德仁

閩北浦城,仙陽鎮原有一古城,這就是赫然列入司馬遷《史記》中的閩中第一城——漢陽城。

遙視漢陽城,那是歷史上一座彌漫硝煙,戰火紛飛的古邑。江淹詩《遷陽亭》曰:“擥淚訪亭候。茲地乃閩城。萬古通漢使。千載連吳兵……”漢陽城,筑在仙陽鎮北郊管九村溪東大王土旁山,舊縣志標有“漢陽城故址”,所以仙陽,又別稱漢陽。

仙陽舊邑,曾是西漢王朝與閩越王的戰場。據《讀史方志輿紀要》載:“漢陽城在浦城縣北。”查尋《史記·東越列傳》謂漢武帝平定閩越時,“越衍候吳陽,以真邑七百人反攻越軍于漢陽。”東越王馀善為了拒漢朝圖大志,曾在閩北筑六城,崇安、建陽、邵武各一城,南浦有三城,即臨江錦城、臨浦城與漢陽城。建安六年閩越王郢發兵攻南越,南越王求救漢王朝。郢也依地勢抗拒,郢弟馀善見漢軍勢強大遂殺郢降漢。漢武帝卻封無諸孫繇君丑為王;馀善不滿,自立為王,武帝為權宜之計,封善為東越王。元鼎五年,南越反漢,馀善一面答應漢朝派兵八千助攻南越,一面又暗中與南越保持聯系。元封元年,漢滅南越趁勢攻閩越,武帝兵前遣命其“歸諭馀善,馀善弗聽。”東越王妄圖六城之力,仗漢陽之險拒漢。城破兵敗,一代梟雄閩越王馀善退守錦城被部將所殺,其他五城也被攻破。漢武帝認為“閩越悍,數反復,詔軍吏皆將其民遷江淮間。”臨浦為都治的東越國從此消亡。正是這次漢朝與閩越之戰,浦城的古漢陽被司馬遷如實記入《史記》。

仙陽古寨,有著黃巢入閩屯兵的要地。鎮東北三公里有座百向山,百向山又叫八面山。史志記載“山有八面,形勢秀麗,因名。”山上至今尚存黃巢寨遺址。唐乾符六年,黃巢率十萬起義大軍南下福建,進入浙江衢州后先派兵擴通仙霞舊道。《新唐書》記載:“因刊山開道七百里,直趨建州……巢入閩,時六年三月也。”大軍入關到仙陽,浦城縣尉文昭在仙陽領兵對抗,一直堅持到血戰而死。農民起義軍由于二攻長安,未建根據地立足,轉戰江南數省到浦城已疲累不堪。為了休整再南下,黃巢駐軍于百向山,構筑前后兩寨,寨之間留有一大片開闊地,作為演兵場。至今,我們尚清晰看到一寨尚存寨門與插旗石,寨門石砌,門里外均有石階。傳說黃巢兵下建州、福州后又回師浦城,后戰死在仙霞關。浦城仙陽的黃巢寨尚在,人去寨空,只是留下一代梟雄的沖天長嘯。

仙陽漁梁,還是韓世忠伏兵破敵的勝地。南宋建炎三年,奸臣統制官苗傅與軍事將領劉正彥在杭州發動兵變,逼迫宋高宗趙構下臺。苗、劉兵變失敗退臨安,不久從浙西退入浦城境內,占據仙陽漁梁一帶頑抗。朝廷派宋御前左軍都統制、浙西制置使韓世忠,從浙江衢州和江西信州(現上饒市)提調兩路軍入閩討征。五月,宋兵追至仙陽漁梁,見叛軍企圖以南北兩面山“夾溪而屯,據險而伏”。 韓世忠一邊以漁梁山南據高臨下,在樅林布下疑兵;一邊派軍中驍將李忠信、趙竭節、馬彥博趁夜色突襲劉、傅。不料劉、傅依地勢有防備,宋兵偷襲不利,三將陣亡,反被叛軍趁勢殺至中軍。逆境下的韓世忠,毫無懼色,命兵挑燈,挺矛上戰馬,領精兵奮勇反擊。其夫人梁紅玉披褂親自上陣擂戰鼓助威,世忠反敗為勝大破叛軍。一度威脅南宋王朝的兵變被平息。而今,人游此地聽到風嗚松濤聲,如鳴金擊鼓之音。

明末清軍入閩戰仙陽。崇禎十七年(1644)入關的清軍攻下北平,明朝亡。而閩北,明唐王朱聿鍵于清順治二年(1645)領舊僚入仙霞進浦城,封崇禎十六年進士、二十二歲的鄭為虹為浦城知縣。鄭為虹,字天玉,揚州人,南明隆武年間任過湖廣道御史,后監軍建寧府。當時,明福建都督同知鄭芝龍到浦城有重兵把守在仙霞關。明唐王同年八月封到浦城勤王的鎮江總兵鄭鴻逵為定武侯,令其以大元帥名義出師浙東,鴻逵膽怯駐仙陽,借口籌糧,不敢前進。順治三年,對南明朝懷異心的鄭芝龍,撤走全部守關兵將。怕死的鄭鴻逵,見此情也逃之夭夭。只有浦城知縣鄭為虹率領少數當地兵丁,奮勇迎戰仙陽。清征南大將軍貝勒博洛領軍從仙霞關長驅直下仙陽。動員百姓撤走后的鄭為虹,獨守空城,被俘后奪敵刀自盡。在清兵攻城前,年輕的知縣早已作《丙成浦城書懷》詩明志,詩中曰:“報國惟文真已矣,許人以死敢忘之。綠波南浦銷魂地,偏我流傳絕命詞”。至今,后人扼腕嘆息:“嗟呼,鄭氏三人,二武將不及一弱冠書生矣。”

從漢陽城到仙陽鎮,自古至今,誰又能數清這里發生了多少次血雨腥風的戰斗?2007年1月3日,福建閩越王城博物館的考古人員在浦城縣仙陽鎮管九村土墩墓群考古挖掘中,發現了春秋戰國時期的一批青銅器,有青銅劍、青銅箭頭、青銅矛等,其九把青銅劍,至今寒光閃閃,無比鋒利,這些武器說明商周時期仙陽就有駐兵守關,就發生過軍事之爭……漢陽烽煙,可謂悠遠。

[責任編輯:陳雨薇]
中文无码有码亚洲欧美_欧美videos desexo人妖_欧美肥老太牲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