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閩北日報》的書緣

2019-07-07 09:13:51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陳 璋

我是《閩北日報》的熱心讀者。我每天必讀它,尤其讀書和書評專欄更加吸引著我,其中之一就是書評中的文學評論專題,因為我的愛好之一就是讀書和對古今中外各種文學作品進行點評。我與《閩北日報》的緣分還表現在時間上,今年是《閩北日報》復刊30周年,也是我閱讀各種文學作品點評的30周年。

在我的思想中,我曾認為,作為一名理論教育工作者只要掌握過去所學過的課程,再加上每天讀一些報紙就足夠用了。因此,在理論教育工作中,我所上的理論課幾乎是“剪刀+膠水”(若在今天,就是電腦上的“復制+粘貼”)。然而,1989年《閩北日報》復刊不久,我閱讀了讀書和書評中的文學評論專欄后使我意識到,社會的不斷發展,知識面是不斷更新,如果一直停留在現有的知識水平上必然要落后。作為一個理論教育工作者除了要有深厚的理論功底以外,還必須對大量的書籍進行閱讀,如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包括小說、詩歌等。因為我的體會是,假如你是從事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工作的,雖然也有必要讀一些文學作品,但是,卻不宜花太多的時間閱讀文學作品。如果在這方面花太多的時間,仿佛就是在浪費時間,對自己所從事的自然科學、工程技術工作是不利的。然而,對于從事人文科學工作的人來說,卻必須閱讀大量的文學作品。理論教育工作屬于人文科學工作的一個重要方面,作為一個理論教育工作者來說,如果沒有閱讀大量的文學作品,那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理論教育工作者。因此從1989年開始,我在不斷加強理論功底的同時,盡可能利用一些時間閱讀古今中外各種文學作品,并且對所讀過的每一本書進行點評。事實上,閱讀大量的文學作品,并且進行點評,就是在加強自己的理論功底,這就是在閱讀文學作品的過程中,同自己所從事的理論教育工作結合起來。

為了更好地同自己所從事的理論教育工作結合起來,我采取的辦法是每讀一部作品,都要作一個點評,字數可多可少,多則,大幾千字;少則,數百字。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我點評過的文學作品也越來越多。正好《閩北日報》有讀書和書評中的文學評論專欄,我便一邊閱讀每天的《閩北日報》,一邊想著將所寫的文學作品點評在《閩北日報》上發表。同時又將所寫的對每一部文學作品的點評進行修改。因為寫在筆記本上的點評畢竟是沒有經過多少深思,是想到哪里寫到哪里的。因此,便于2014年8月,首先把對邵武市女作家上官曉梅的《心鎖》這部短篇小說集進行的點評,發到指定的電子郵箱上。沒想到只有幾天的時間,《閩北日報》就予以采用。這時,使我更加增強了對文學作品評論的信心。這就是一邊不斷加強自己的理論功底,一邊繼續閱讀大量文學作品,同時又不斷地對自己寫的點評文學作品的筆記進行修改。并且在點評中將形象思維與理論思維結合起來。這樣,就使自己對文學作品的點評更加有著廣度和深度。

時光一晃就是30年。這30年時間對于一個人來說,仿佛是漫長的,但仿佛又是一瞬間。回首這漫長的,但又是一瞬間的30年時我思考著,是《閩北日報》引導我進行著大量的閱讀和點評,進一步加強了我的理論功底,擴大了我的知識面,還將我所寫的文學作品點評在報上刊登。這不僅對我是一個巨大的鼓舞,而且更加夯實了我的理論功底,擴大了我的知識面,所以說《閩北日報》是我的良師益友。

[責任編輯:謝志源]
中文无码有码亚洲欧美_欧美videos desexo人妖_欧美肥老太牲交